去年朋友來詢問,問雲林有沒有九號花生可以提供進口到日本,當時對於雲林的瞭解沒有那麼深,所以就土法煉鋼,上網搜尋然後打電話,中間還因為吾友小龔的推薦,認識中部致力於推廣台灣雜糧的合作社,不過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。

當時幾乎電話打遍了西半部的農會、產銷班,後來讓我找到鄭金桂阿姨。 阿姨是元長鄉雜糧產銷班第11班的班長,早年做的是花生的採收工作,後來碰上SARS,導致花生外銷受阻滯銷,大量的花生採收後,沒有地方可以加工保存,於是阿姨就自己跳下來,找地方自己曬、自己炒,後來慢慢經營出了一個千坪的廠房。

阿姨的小名叫作秀卿,在鄉里之間很有名,因為她經常提供工作機會,給附近的孩子,還讓特教生到廠裡來實習,一度讓加工廠變成特教學校的庇護工廠。 當我打電話過去的時候,阿姨很細心地跟我講解,花生出口日本的流程,然後寄了一大箱的花生樣品過來。 雖然後來出口沒有談成,但是阿姨電話裡質樸卻又爽朗的聲音,一直留在我的記憶中。 同事來詢問有沒有花生可以上架,我就想起了阿姨,然後打電話給她。

她還是二話不說,又寄了一箱花生過來,我要付錢給她,她說沒關係,先給大家吃吃看。 電話裡阿姨說,今年受疫情影響,花生賣不好,如果能幫忙的話,就盡量多多幫忙。 元長的黑金剛花生,個頭不大,但是剝開後花生的香氣濃郁,花生本人呈現深黑色透出些許光澤,剛嚼下去第一口,好像沒有什麼特別,細細咀嚼後,屬於元長花生特有的氣味就會慢慢地散出來,就像好茶的尾韻一般。 低調、樸實,元長的黑金剛就像阿姨,也像雲林人埋頭用心過生活的那種性格。

作者:好鄉好農經理-老陳